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www308119.com >

记者新春走基层:长途客车司机的无奈与期盼

发布日期:2019-10-12 06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(记者 李艳辉 刘芳) 2月8日,农历小年。虽然春运已持续了几天时间,但唐山长途客运汽车东站依然稍显冷清,没有春运的紧张感。用UC浏览器的超级返网上买东西怎么没有收到返利?

  当天上午11时,记者按约好的时间在东站出站口附近找到了长途客车司机田师傅,他左手正拎着一个塑料袋,里面是一份热气腾腾的板面。“怕你们来早了找不到我们,就让她在车里等着,给她买回来吃了!”朴实的田师傅边说边把记者带上车,将面条递给妻子张大姐。田师傅和张大姐是跑唐山至乐亭县庞各庄乡长途客车的一对夫妻档,今年都51岁了,他们每天往返一趟,除了每年的年三十和初一,二人从未多歇过一天。

  “今年我们没有春运啊!”田师傅和记者并排坐在长途客车的前排座位上,开口便提到了生意真是难做。张大姐则把装面条的塑料袋放进一只碗里,在司机座位旁边低头吃起来。“原来春节前我们最忙碌,有时还要加开一两趟。现在可好,前两天我们居然走了次光板儿”没等田师傅说完,张大姐停住正在搅动面条的手调侃道:“咱们那天有伴儿,东站还有两辆车也是这样情况!”田师傅所说的“光板儿”,就是长途车跑了一趟,却没有上来一位乘客,只运了一车座位。

  “是不是你们发车的时间与多数乘客出行时间不太一致?”面对提问,田师傅抬了抬下巴,示意记者向窗外方向张望。“你看,车站那边放着好多客车呢,都是近两年陆续停运的。现在就是乘客太少了,哪个时间段发车都上不来人啊!”田师傅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。说话时,一辆又一辆客车从出站口开出来,田师傅的目光则追随着每一辆车,大致报出车上乘客的人数。不一会儿,与田师傅相邻停车的长途司机薛师傅也凑过来。平时,这些客车都是每天往返一次,中间在东站大约要待六个多小时,司机们要么在车上睡觉,要么就聚在一起聊天。“有的线路天天赔钱,停运就是赚钱啊!”薛师傅的话伴着一声叹息。他说,现在坚持跑车的司机和乘务员多数是夫妻,雇人成本太高了,两口子跟车走就算是打零工呢!

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私家车增多了,选择乘出租车走远道儿的也多了,导致长途客运整体行业遇冷。时代的进步,带给长途客运车主的是阵阵寒流。

  “那你们未来怎么打算?”记者话音未落,田师傅和薛师傅几乎异口同声:“接着跑车呗,扔扔不得,撂撂不得!”田师傅说,现在坐车的群体大多集中在“两头儿”,即老人和孩子,一岁娃达到哪些标准 才算发育正常 否则就是落后他们不会开车,总不能没长途车可坐。车主们还有一个期盼:唐山市现在已将长途客车的高速过桥费减半了,说不准,将来有一天还会给长途车一些补贴呢,毕竟他们承担着部分公共服务的职能。他们同时期待,有关部门能进一步整顿一下“黑出租”,以净化唐山长途客运市场。

  为了更好地服务乘客,田师傅现在还尽量满足一些人的特殊要求,比如稍微绕一下路多送一程,打通乘客回家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“现在村村通的水泥路修得都特别好,多送乘客几步道儿根本都不是事儿!”田师傅的语气轻快起来。的确,农村地区道路网近年来正在进一步完善,据统计,截至2017年底,唐山市建成的农村道路超过538公里。

  通常春节放假,有不少长途客车要停运。但田师傅说,不管客人多少,他今年还是只休大年三十和初一两天时间,初二照例正常发车。“你这个财迷!”薛师傅揶揄一句,两人都笑了。